主页 > www.229947.com >
南昌小伙为还高利贷三万元卖肾 揭卖肾内幕(图)
发布日期:2019-06-04 12:32   来源:未知   阅读:

  1987.12--1993.09 邯郸电视台技术部、经济信息部助理工程师

  中场:6-奥伯多弗(埃森)、7-舒勒(埃森)、8-戈贝林(沃尔夫斯堡)、9-胡特(波茨坦涡轮)、10-马罗兹桑(里昂,法国)、11-波普(沃尔夫斯堡)、13-达布里茨(拜仁慕尼黑)、16-达尔曼(埃森)、17-施威尔斯(拜仁慕尼黑)

  展开全部通过简历来来证明所认命的人员有足够能力胜任该岗位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评论收起

  有一个秘密在他心里藏了4年,从来不曾对人提起过,每次回想起时,都令他悔恨万分。不久前,国内众多媒体纷纷报道了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对全国最大非法卖肾案提起公诉一案,再次勾起了他对自己一段痛苦经历的回忆。4月16日,南昌小伙程昌(化名)联系本报记者说,他要揭露国内卖肾行业的内幕,因为自己一段卖肾的经历让他压抑太久了,同时他希望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劝告所有的年轻人,千万别像他一样走上非法卖肾的道路。

  2008年3月初,程昌乘火车抵达安徽巢湖,在巢湖呆了3个多小时后,被一名安徽男子带到山东菏泽市。

  16日上午,南昌的街头阳光灿烂。按照事先的约定,记者前往南昌市南湖路和程昌碰面。当记者抵达南湖路一家饭馆附近时,看见一名身穿深色衣服年纪28岁左右的小伙子独自坐在湖边的椅子上,此人便是约记者见面的小伙程昌。程昌的身体很瘦,精神状态看起来不太好。“你真的卖掉了自己的肾脏吗?”记者将信将疑。“你看一下我的伤疤再说吧。”程昌叹了一口气之后,掀开了自己的衣服。记者在他的左腰部位,目睹了一道长约8厘米的伤痕。程昌说,他的伤口还算小,有的卖肾者伤口更长。什么原因让一个人走到卖肾的地步呢?接下来,程昌向记者讲述了卖肾的经过。

  程昌告诉记者,他很小的时候父母就离异了,上完初中后他便辍学了,后来在社会上混了很多年。2007年底,程昌决定开一家干洗店,当时他积攒了2万多元,但是开一家干洗店至少需要5万元,程昌知道家人帮不了自己,自从父母离异后,他一直和母亲生活在一起,母亲的收入也不高。想来想去,程昌决定找一个朋友借3万元资金周转两个月。那个朋友听罢,表示自己拿不出3万元,但可以出面担保帮程昌借到高利贷。程昌当时认为,只要干洗店开起来了,生意好,偿还高利贷应该没有大问题。谁料,干洗店的生意远没有设想中那样红火。眼看两个月期限就到了,放高利贷的人上门讨债。程昌无计可施,不得不请为他借钱担保的朋友出面。那个朋友答应出面请对方再宽限一个月,不过利息要加倍,程昌只好接受。

  一天晚上,程昌在一家网吧上网时,偶然看到一条求购肾源的广告,发布广告者是安徽省巢湖市的一名男子。

  面对高利贷的压力,程昌试着和求购肾源的安徽男子联系。对方接到他的电话后,表明自己只是中介,受人委托寻找肾源,因为有人患了重病需要换肾,对方开出3万元左右报酬。

  “你不了解我的生长环境,我家一直很穷,这个社会很现实,没有钱,亲友也看不上你,所以我也没有几个亲友可以求助,遇到这么大的困难只能靠自己想办法解决。”

  2008年3月初,程昌乘坐火车抵达巢湖火车站。下车后,一个看上去比他还小几岁的安徽男子将他带到当地一个小区的一套三室一厅房子里。在那里,程昌看到6个陌生人。安徽男子说,房间里有两个人和他一样,也是卖肾的,用他们的行话叫“供体”,其他人都是中介人员。在巢湖呆了3个多小时后,安徽男子便带着程昌和另外一名卖肾者乘上了开往山东的火车。

  火车抵达山东省菏泽市后,安徽男子打电话叫来一名山东人。那名山东男子把三人带到菏泽市单县的一家小旅馆住下,小旅馆距离单县汽车站不到500米。在那里,程昌又看到了三名卖肾者。第二天,他和其他几名“供体”被带到当地一家医院做肝功能检查。4天后,山东男子把程昌带到济南市一家大医院做肾脏移植配型检查,当日又回到单县。之后等待了6天,程昌接到通知说要去北京做手术,因为他的肾脏和北京的一位名患者配型成功了。随后,山东男子陪程昌一同前往北京。

  抵达北京后,程昌和山东男子乘坐地铁来到天坛附近一座人行天桥。两人等了一会儿,一名年纪30岁左右的胖子出现了。接上头之后,胖子给了山东男子一些钱,让山东男子带着程昌在当地一家小旅馆住下来。两天后,程昌又被胖子带到当地一家医院做手术前的各项常规检查。

  在检查期间,又出现一名女中介。那名女子28岁左右,讲普通话时带南方口音。女子看到程昌后,借口需要办理各种手续,拿走了程昌的身份证。之后,那名女子带着程昌和购买肾源的患者家属见了一面。

  接下来,程昌又接受了很多项检查,直到2008年4月30日,各项体检才停止,之后便等候手术时间。

  眼看手术时间越来越近,程昌这才感到紧张,由于身边没有一个亲人,他担心万一上了手术台后,再也下不来了怎么办?万一手术结束后,中介带着钱跑了怎么办?

  北京的那名女中介看出了他的忧虑,安慰他说:“你不用担心,做我们这一行的很讲信誉,决不会因为3万元钱惹出什么麻烦,那样得不偿失,只要手术做完后,钱一定会汇到你的银行卡上,假如手术中出现意外,我一定会要求医生先救你的。”

  手术前,医生向程昌询问了一些情况,如姓名、年龄、家庭住址、与患者是什么关系等等,程昌按照中介事先编造的谎言一一回答了。中介早已做好了一套假材料,材料上程昌的名字变成黄信,和24岁的那名患者黄某是堂兄弟关系。履行完正常的手续之后,医院让程昌在无偿捐肾协议书等多份材料上签了字,之后便被推进了手术室。打完麻药后,程昌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后来患者家属告诉他,手术的那天早上,他是7时30分左右进手术室的,直到下午2时30分左右才被推出手术室。做完手术后,程昌和患者住在一起。

  大约过了5天后,医生说可以下床了。程昌忍着疼痛到附近一家银行自动取款机上查询了一下自己的银行卡,银行卡里果线万元钱,这让他稍稍得到一丝安慰。

  回到医院后,他从患者家属口中得知,家属已付给中介20多万元。在医院又住了几天后,程昌便出院了。

  当年5月17日,程昌回到南昌,留下一点钱养伤之外,他把大部分钱都用来还高利贷了,后来朋友也帮他还了一点。

  自从卖掉一个肾后,www.779669.com!程昌感觉自己的体力和从前大不一样了,干不了重活,身体免疫力下降,经常感冒、发烧和头痛。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越来越后悔,后悔自己在诱惑和生活所迫之下做出了傻事,也痛恨那些非法从事肾脏买卖的中介。

  程昌对记者说,现在回想起来,他感觉在整个卖肾过程中,自己陷入了一张巨大的非法买卖肾脏网络中。起初,他是被寻找“供体”的小中介倒卖给大中介。大中介收购到“供体”后,和患者委托的中介单线联系。而患者委托的中介和做手术的医务人员又有利益关系,医生对“供体”的资料审查并不严格,从而完成整个非法肾脏交易过程。

  江西中山律师事务所律师程电飞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国家有明确规定,禁止买卖人体器官,无论当事双方是否自愿。2011年5月1日起施行的刑法修正案(八)已将组织他人出卖器官入刑,规定:组织他人出卖人体器官的,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5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在整个事件过程中,引诱受害者卖肾的中介最应受到法律的严惩。